兔耳赤赤

文手中隐藏的个蒸朋娘

我是个没人爱的老透明了文都没人看了唉声叹气

凹凸乙女(28/30)

#Treasure
#愿这世间让我们相隔的摸不到的屏幕消失,我愿意花一点时间去思念你,我愿意跨过这深渊之地来到你的世界
#只因为我爱你
#雷狮x你
小3k有些烂尾的实在不好意思,后期会多多练习怎么去收尾♡












人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,不相信日久生情可就是会产生名为情感的产物。
一种似乎神秘的力量让你见到了雷狮,就是那位在凹凸大赛排名第四的雷王星三太子雷狮。



说实话你不喜欢他,完全没有好感的那种,想着眼不见心不烦绕着走的心态,只要遇到雷狮海盗团的人就想办法离开。
久而久之,你的动静引起了雷狮的注意。
能从他眼皮底下逃脱的小老鼠,也许会有点什么作用。



你被佩利抓着后衣服领很不舒服的姿势来到雷狮面前。
“参赛选手里,我怎么不记得还有你这只弱鸡?”雷狮的眼睛里犹如星辰大海,下一秒可能就会变成滔天海啸。
你不知道怎么回答他的问题,告诉他自己是穿越?时空转移?
太扯了。

雷狮看着一直不说话的你眉头微皱,“我再给你一次回答刚才问题的机会。”
佩利甩了甩你,“快说快说,没看到雷狮老大生气了吗?”

“我……不是这个世界的人。”


你花了十几分钟的时间和雷狮等人解说了一切,顺便告诉他躲着他的原因,当然你不喜欢他这种话还是没能说出来,毕竟还是想活着回去。
“卡米尔,你怎么看?”雷狮看向自己身边一直不开口的弟弟。
卡米尔拉了拉围巾,抬头盯着你,“不妨让她留在我们这里,如果她说的是假话,随时可以处理掉。”
雷狮思虑几秒后,同意了卡米尔的决定。


一路上,佩利都好奇的问着你那个世界的事。
“喂小老鼠,你们那个世界有没有强者?”
“主席…”他最大吧。
“主席?他很厉害吗?是什么能力?本大爷可以和他打一架吗?”
“他身边的保镖会用枪打死你。”
“哼,你太小瞧我佩利了,枪算什么!”

“唔…”你捂住耳朵,佩利实在是太吵了,本来就喜静的你,不自觉的往雷狮和卡米尔两个人身边靠了靠。
为什么是他两?因为他们话少,几乎没话。

雷狮对于你的行为颇有兴趣,余光瞥到你不耐烦的样子觉得有趣。



往后的日子,你都一直跟在雷狮身后,随后凹凸大赛就传出了大赛第四身边突然出现一名神秘的女生,而且关系貌似很亲密。

你无语的看着终端的八卦新闻,“什么鬼亲密,谁要和他亲密,躲都来不及…”

“你要躲谁?”

在飞船门口的雷狮吓了你一跳,你惊魂未定的关掉终端,“躲坏人。”

“你口中的坏人不会是我吧?”雷狮走进飞船里,俯身凑近,在你要逃跑时一把用手撑住墙面让你插翅难逃。

你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见雷狮,以前看插画或者其他同人作品都没这么仔细看过。
在男生中,不仅有着帅气的外表,雷狮还是属于那种有凌驾于一切的王者。
压迫感扑面而来,你感觉到自己脸上的温度在身高,身体却在发凉。
紧张了。

从未和男生有这种接触,你不知道怎么应付。
雷狮非常满意你现在的样子,伸手挑起你的下巴让你看着他。
“!”
手指的触感顺着皮肤直接传到感觉器官,条件反射的抬手赶紧捂住越来越烫的脸,再这样下去你非得烧死不可。



自从那次以后,雷狮越发的喜欢逗弄你,每次你害羞的样子都让他心情大好。
“喂,鶸,要不要和我交往?”
雷狮是认真的,你能看的出来。
你讨厌他吗?就这么长时间,你试着问自己。
不讨厌。
“要。”



第一次谈恋爱你也不知道要做什么,就按照平常的来就好。
雷狮喜欢喝啤酒和吃烤串,你试着在凹凸大赛上找菜谱,可惜并没有。
在你努力的回忆下以及去野外被一堆怪物追着收集材料后,你终于做好了烤串,虽然和你平常吃的不一样,但味道还是不错的。

雷狮一行人结束今天的狩猎任务,回到飞船上,佩利最先闻到肉的味道,迫不及待的冲到了厨房。
“哇!烤串!”
雷狮他们也走进厨房,看到刚烤好的烤串,雷狮挑挑眉,佩利已经开始吃了。

“都是你做的?”雷狮拿起一串烤串,咬下上面的肉咀嚼吃着。
你期待的看着他,“好吃吗?”
“你没吃?”雷狮觉得以后也许不用去外面吃这些东西了。
“没有,一直忙着做。闻多了就不想吃了。”
雷狮解决完手里的食物,舔舔嘴角后勾唇,眼里波涛汹涌,贴着你的耳朵用你们两个人的声音开口。

“好吃。”
好像有哪里不太对劲…



安于现状总会出问题。

雷狮遇到了安迷修,而这位大赛第五看到你后,以为你是被这些海盗抢去的人质。
“恶党,没想到你还会对一个手无数鸡之力的女生下手。”安迷修唤出双剑,全然是要救你的准备。
佩利有点懵逼,“这傻逼骑士脑子有问题?”
帕洛斯像看戏一样让佩利安静。

雷狮扛着雷神之锤挑衅的看着安迷修,“你管的未必也太紧了吧,蠢骑士。”
安迷修压低身子瞬间来到雷狮面前,双剑被雷神之锤挡住。

你想解释,却被帕洛斯拉到身后,“就让你的雷狮老大,和安迷修好好大一架吧。”
真恶劣啊,你这么想。
你甩开帕洛斯的手,朝着安迷修开口,“骑士先生,您误会了!”
“??”这下换安迷修懵了,“小姐你是不是有什么把柄在恶党手里?别害怕,在下会保护你的!”
“……”你无语的扶额,“我是他女朋友啊笨蛋骑士先生!”

“……”
鸦雀无声。
安迷修突然觉得恶党都有女朋友,自己却没有这种人生非常丧。





你的身体隐约开始变得透明。
刚开始几天你没有太在意,可是这种频率越来越多,你知道自己在这个世界的时间到了。
雷狮其实发现了,只是你不说,他也不想提。
你不会和他撒娇,今天反常的抱着他就是不松手。

你微颤的身体被雷狮紧紧地搂在怀中,他一遍遍的抚摸着你的后脑勺,一句话不说。
你揪抓住他胸前的衣服,努力的去控制眼中快要出来的眼泪。
慢慢地身体安静下来,雷狮看着飘落出来的星星点点,他不去低头。
在他怀中的你露出半张脸看着自己的手在消失,然后是下半身,上半身。

“其实对于之前,我是很不喜欢你的。”
你开口说着。
“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喜欢你,可我还是爱上了你。”
“那我先走了…”

雷狮一直到你全部消失都还是抱着你的动作,他抬头看着那些金色的星点。
“你就是跑到地狱,也是我雷狮的。”


回到自己世界的你,坐在床边半天回不过神,原来这边的时间只是过去了三十分钟。
没有食欲的选择躺在床上睡觉,可眼睛一闭上,那些画面历历在目,一帧一秒都是他。
眼泪还是不争气,无声的哭泣,只是他不会再听到。
你还是像原来一样的生活,只是没晚多了一项掉眼泪的任务。
不过时间一长,你红肿的眼睛和极差的精神状态开始让家人担心。



一个月后的一个凌晨,你和朋友一起去吃宵夜,朋友说为了让你长长肉,这一个月你就瘦了不少。
没想到的是,朋友请你吃的是烧烤,双手托腮看着老板烤着烤串,可以说非常认真。

“我说,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?”朋友把老板烤好的鸡翅递给你。
“没有。”你接过她手里的食物,“就心情不好罢了,真遇到事我还能和你出来?”
“说的也是,那今晚就多吃点。”

吃烤串哪能不喝酒,结果酒量暴差的你把你朋友给喝倒了。



把朋友送回家后,你也赶紧回了家,毕竟半夜一个女孩子还是不安全的。
洗完澡后倒在床上一动不动,看着天花板,脑子有些晕沉沉的。

偏头看到床头的雷狮亚克力,在回到这里以后,以前不喜欢雷狮的你买了很多关于他的周边。
房间里放满了关于他的东西,大到等身抱枕,小到一张贴纸。
你知道不可能再相遇,只是这样能给自己一些安慰。
告诉自己他曾经出现过在你的生命了。
看着这些不真实的他,也能给自己那么一些念想。

你不善言语,在那以后就开始在日记里加上他的名字和发生的一切。
与他一起度过的时光,一秒都不会忘记,这颗心,这份感情,都在呼唤他的名字。
一个季节又要流逝而去,心里的那份思念没办法转化成语言,只是对他的爱越发的深烈。

女孩子的心始终是柔软无力的,心里的那种哭泣和呐喊,根本没办法挥手告别。

枕边放着一个你自己缝纫有些不太好看的手工雷狮娃娃。
睡着的你肩膀露在外面,突然下起的雨让空气变得发凉,窗帘被屋外的风轻微的带起,有些冷的你拉了拉被子,皱着的眉头松开后继续入眠。

白色不染污浊的头袋随意搭在身后,暗墨紫的碎发顺着耳畔花落至脸颊侧。
白色半截手套露出的五指,虽长年握武器,却还是很细腻。
男子坐在床边看着你的睡颜,眼中是他这辈子不曾有过的对于你的特殊温柔。
你红肿的眼睛还是清晰可见,男子低头轻柔地亲吻着你的眼尾。

“你要记住,我不是王子,海盗的东西从来都是自己去寻找。”













牧师先生的十字架2

“修尔,不要再拿着那些没有用的破树枝了。”
女子生气又无奈叉着腰看着不远处蹲着身子,怀里抱着一堆树枝的男人。

女子走过去,轻轻地一脚把名叫修尔的男人踢坐在地上,他白色镶金花纹的牧师服沾着泥土和草片。
男人愣了愣,抬头盯着女子,“爱芙拉,主告诉我,你太凶了。”

“不要转移话题,你到底要不要回去吃饭?”
女子好看的面容都快崩不住了,整天和这个呆头呆脑的牧师在一起,迟早自己都会成傻子。

“我只需要神提供的食粮。”
“疯子。”

总结+入圈历史
还是个小透明🌚
不敢当太太,看看就好,能喜欢就更好!

凹凸乙女(27/30)

# 他的吻
#“我愿意用一生来守护一位最重要的人。”
#凹凸大赛设定








你的骑士先生一生都坚守着他的骑士道,因为对所有女性都抱着公平公正守护的原则,有的时候难免会看到他和其他女性有一些肢体的接触。






吃醋。





安迷修不是笨蛋,他能看到的出来你的在乎和不开心,只不过你不说,他也不好戳破,也许说出口反而会让你更加的不开心。
这件事就一直拖到了凹凸大赛第一场比赛结束。








这天你和他坐在凹凸大厅里休息,第二场比赛要后天才开始, 大多数人选择自由活动,丹尼尔也规定在此期间不可以有大的打架斗殴行为,不然会被判出场外回收。






你抱膝,安迷修偏头看着你,“小姐,你是有什么话要和我说吗?”
“安迷修,我们交往多久了啊。”你开口问他,脑袋架在自己膝盖上,微微转头贴着,脸被挤压着肉嘟嘟的。
“三个月了,怎么了?”安迷修被你可爱的样子弄的不经勾起嘴角。
“你从来没有亲过我…”






小小的声音撞击着安迷修的心脏,他的脸颊泛红,不知道怎么回答你,虽然他成年,却也就十九岁。
“小姐想让我亲你?”
你无语,这么直男的回答也只有安迷修能说得出口。
安迷修见你不说话,往你身边坐了坐,跟你同样的姿势看着你。







你不想看他,在刚要换个方向时,他伸手抚住你的头顶,祖母绿的瞳孔注视着你,眼中有着平常没有的深深地温柔和疼爱。



只是对你。






唇上柔软的触感,一遍遍的描绘你的唇形,淡淡的有些不知名的甜味儿,两人鼻息间的呼吸互相交换,温热又羞涩。
他张口轻咬了你的上唇,你终于回过神,脸上也晕着粉红,伸手推开一些距离,单手捂着嘴,眼中是惊讶和喜悦。







“我这一生,只亲吻小姐你一人。”他握着你的另一只手。
“至于其他的吻…”
安迷修贴近你的左耳,听到他说出了让你害羞不已的话。
“我们留到新婚夜。”

牧师先生的十字架


牧师先生从外面回来,手里拿着一个小盒儿。
精致的丝绒上放着一把小深棕色精美的十字架,十字架上雕刻着竟然是象征恶魔的翅膀。
牧师先生说,这是一个特殊的女子所留下的东西。
女子曾说,等她得到主的恩赐后,就请牧师先生替她保存下来。

“先生,那女子去哪里了?”
牧师先生看着信徒,嘴角微微上扬。
“她是恶魔,死了吧。”

牧师先生的十字架

图一是最初的
图二是今天做的二改
会有一个系列,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喜欢呐

凹凸乙女(26/30)


渣渣




是这样的,我太困了窒息到不想写车
骚瑞我还是不会写刀🌚
等我睡够了,我会把车补上,一定补